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文章 > 散文诗歌 > “狼儿子”是个“三秒王”

微信群发布

“狼儿子”是个“三秒王”

发布人:群推广 / 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0:44:00    热度:197

麻狼湾生产队队长、会计、羊把式三个人晚上在队部煤油灯下谝闲。队长说他一顿能吃一个碎羊羔子。会计、羊把式不信,――打赌。


麻狼湾生产队队长、会计、羊把式三个人晚上在队部煤油灯下谝闲。队长说他一顿能吃一个碎羊羔子。会计、羊把式不信,――打赌。羊把式就把队里的羊羔子偷着宰了。煮熟后,队长真的连骨带肉全呹了。

第二天会计做帐给大队报羊损:昨晚狼儿子又把一个羊羔子吃了!人们心里嘀咕:还不一定是那个“狼儿子”吃的。

——队里人私下里把队长叫“狼儿子”。

吃了一个羊羔子的“狼儿子”,精力旺盛地蹲在队部的塌墙上,直勾勾的瞅着崖畔上花姐的院子,心里像着了火……

花姐娘家的兄弟多,爹娘为了多要几个彩礼,把花姐嫁到了山大沟深的麻狼湾。不满一年,花姐的男人修水库放炮被炸身亡。花姐成了麻狼湾最年轻最好看的寡妇。

自花姐嫁到麻狼湾哪天,“狼儿子”眼睛绿绿地想给花姐谋事!花姐成了寡后,“狼儿子”加快了谋事的步伐。

庄里还有一个单身后生梁子也暗恋花姐。花姐的男人没了,梁子暗地里给花姐不少帮助。花姐虽感激梁子,但娘家兄弟多,都得花钱娶媳妇。娘家爹妈放话:“花姐再跟人时还得要彩礼”。因为花姐长的好看,好看就是硬道理!

“狼儿子”骚情不断,花姐尽力坚守,确保阵地不丢。梁子想花姐整夜睡不着,看花姐的眼睛像着了火。时间长了,花姐的眼里也有了电!

冬天热炕夜长,干柴西风火旺。花姐和梁子终于烧着了!

突然有人敲门:“花姐乖乖,把门开开”。“狼儿子”喝了酒,敲门声响!“不开不开?我守着,抓嫖客”。

两人大惊失色,以为“狼儿子”已经知道了屋里花事。花姐是贼,梁子是贼,“狼儿子”更是贼。都在干见不得人的事。

“狼儿子”贼喊捉贼,明摆着梁子吃亏。再说,“狼儿子”是队长,有权胳膊壮。梁子与花姐紧急磋商当机立断――引“狼儿子”入室,换梁子出去。不然露了馅,劳改队里见

“狼儿子”进来了,三下五除二蜕掉光腿上的棉裤,钻进花姐的热被窝。躲在炕垴里的梁子无意碰到了一个醋坛子,急中生智,乘花姐和“狼儿子”暗中弄响动静的当口,把“狼儿子”的棉裤一点一点塞进了醋坛子。

“狼儿子”做贼心虚肾也虚,“克里码擦”(迅速)把“公粮”交了,赖在炕上不走。花姐把被子蒙在“狼儿子”头上,嗔怪“狼儿子”是个“三秒王”。

花姐哄“狼儿子”说解个手,便把梁子带了出去。仿佛两个有经验的地下工作者,事情做的悄无声息没留痕迹!

有鸡叫,天快亮了。“狼儿子”一骨碌翻起来,想借黎明前的黑暗做掩护撤离阵地。“棉裤咋不见了?难道长了腿”!!急的“狼儿子”在热炕上虚汗淋漓。

“梁子顺手拿走了”,花姐心想。

鸡比赛似的都在叫,再不走来不及了。“狼儿子”浑身水洗,容不得半点迟疑:净沟子一个冷奔子从村东头跑回了西头的家。外面滴水成冰渗骨头的寒冷。

天大亮了。佯装拾狗粪的梁子见“狼儿子”老婆在场上往背斗里揽填炕粪,故意凑到跟前:“嫂子昨晚没吃饱?咋脸瓦的很(不高兴)”?

“狼儿子”老婆连哭带骂:“牲口啊,昨晚不知在哪放骚,把棉裤都丢了!净沟子回来的!把他大的个X,都冻成冰棍棍了”!

没想到这婆娘气急败坏心直口快张嘴就来,把“狼儿子”的底全倒了。梁子赶紧离开,没忍住给飘了一句:“队长怕是夜里吃醋去了”!

中午,花姐做饭舀醋时,发现醋坛子里塞了个棉裤。可惜加解恨,可惜的是梁子把半坛子好醋糟蹋了。解恨的是“狼儿子”净沟子在阴森森的路上狂奔的丑样。花姐掏出棉裤,叫梁子半夜扔到“狼儿子”院子里!

第二天,“狼儿子”老婆路上碰见梁子:“兄弟,不知谁把哪牲口泡了醋的棉裤扔回院里,满院子酸骚气。还真如你说的吃醋去了”!

自哪以后,“狼儿子”的老婆一直瓦着个脸,背地里到处打听能治男人凉病的药方子!

简介:李向荣,男,六零后,现供职固原市广播电视台。

本站投稿邮箱:1019090356@qq.com

微信群发布

登录

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,无需注册

// 360站长自动推送 '); })();